爱生活,更爱搞事

最近沉迷鲨美生抖森无法自拔,锤基本命!抖森男神!

【叉基巴】谁要你养了?!01

突然开新坑!主锤基副EC盾冬,我会努力不拖更……的(准高三美术生是没有暑假的……忙于集训,累到头疼,文章质量无保证orz见谅)

第一章:三个穷鬼(?)

夏天的雨大得不讲道理,雨点砸在地上噼里啪啦地响。漆黑的街道上,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慢慢移动着,左胳膊被路灯照得发亮。
确切地说那是个金属义肢,看起来十分高端的样子,上面还有一颗红五角星,至于这玩意防不防水会不会生锈以后再讨论。这位残疾人(这么说似乎不太好)显然不怎么修边幅,胡子拉碴的还顶着一对浣熊似的黑眼圈,眼中一分严肃二分颓废七分茫然。
他不知道这是哪,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他似乎还丢了钱包和手机。不过比这些重要一百倍的是——
他记不清自己叫什么了。

走了半天,终于,他看见一个带顶带盖的东西了——前面不远有个公交车站。他稍稍加快了步伐走过去……
“咣!”“啊!”
一个不知从哪窜出来的瘦高青年和他撞个正着,显然他也打算去避一避雨。这事可不赖我,左胳膊闪闪发光的某人心想着,谁让他穿一身黑还突然冒出来。
“嘶……”青年捂着肺部——和金属臂撞个正着的地方——怨念地抽了口气,碍于对方是个残疾人他也不好发作,诡异的气氛中两个人一齐站在檐下。“残疾人”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他动了动嘴角到底啥也没说出来。
“我知道这样问可能怪怪的……”在扑天盖地的尴尬气氛中黑发青年率先开口,“你的……这个什么玩意还好吧?没有松动或者移位之类的……?”
“放心,它比你结实多了。”平淡的语气。
“……”他以为这哥们要么内向要么话少,结果居然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型的,“大晚上的你干嘛不回家?还优哉游哉地在外面淋雨?”
“我哪里优哉游哉了,”这位断臂大侠终于肯看他一眼了,“我想不起我家住哪。”
Loki——黑发青年觉得自己还是赶紧走人比较好。
“那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吧?”看眼神就知道他不记得,Loki默默收声。为什么失忆了还一脸“冷漠.jpg”啊,一般人这会儿早就急得逮着谁问谁“我是谁我在哪”了,“所以说怎么回事?撞到头了?”
“应该是。”
“可怜人,”Loki拍了拍无名氏的肩膀,“你今晚打算怎么办?”
“……找个收容站凑合凑合。”无名氏并不想承认他压根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建议你最好别去,他们不一定把你扔到哪儿——别问我为什么知道,”Loki收回手,手指卷着滴水的发尾,“如果你没有能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的话什么事情都不好办。”
“要是有的话我早就知道我是谁我在哪了。”无名氏摇摇头——他到底把钱包丢在什么地方来着?
“面包会有的,”Loki搬出了知名鸡汤金句,“一切都会……”

“嘿!!”远处,一个抱着看起来就很重的包的卷发年轻人向附近唯二的活物也就是他们二人大声求助,“帮帮我好吗?”
他的头顶上方有一把撑开的雨伞,卡在几根树枝之间。而凭他差不多170的身高想够到它确实是个世纪难题。
鸡汤喂到一半突然被打断,Loki往那人的方向看过去,“看来今天晚上不想回家的人还真不少——您老歇着吧他显然是在叫比较高的那个。”说着他朝那个年轻人走过去。
于是,Charles——那个卷发矮个青年怎么也够不到的伞,近一米九的Loki踮起脚抓住一根树枝晃了几下,那把命运不济被风刮到树上的伞便伴着“哗啦”声掉了下来,树叶上的雨珠也被带动得抖落到地面。
“谢谢,”Charles道了谢,但老实说看到Loki的大长腿瞬间没什么谢意了。

原地不动的无名氏看着他们两个站在树下说了些什么,然后Loki帮Charles举着伞,Charles依旧抱着怀里的包,朝他走了过来。
这就对了,无名氏胡思乱想着,让那个小个子一手拎包一手撑伞在风雨交加的夜晚艰难前进确实有点惨。
“我说什么来着,”Loki尽量把伞举得低一些,“面包会有的。”

“如此狗血的初次相遇,”多年后Loki如是评价道,“为什么我当时没想吐槽呢。”
“哈,你们应该感谢我拯救了你俩当时尴尬到不行的气氛,”Charles笑得蓝眼睛眯了起来。
“……怪我咯?”无名氏(其实他那时已经知道自己叫什么了)无辜地眨眨眼。

三人从互不相识到合租公寓只花了一个礼拜,又花了不到一个月成功把关系从“室友”升级为无话不谈的“闺蜜”。确切地说,是某天Charles翻出一张旧报纸问Loki,“这是你没错吧?”
“正是本王,”Loki中二地点点头,接过那张揉得皱巴巴的报纸,差不多有十来个年头了。头条处用醒目的黑字写着“Laufey入狱,其子今后将何去何从”,下面是一大通天花乱坠的文字以及一张照片,约莫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坐在车后座上,镜头捕捉到了他那“不属于孩童的眼神”。
“你真是Loki?!”Charles挨着他坐下来,“之前你说你叫Loki的时候我就听着耳熟……哇,所以说我和传说中的Laufey之子成了室友?!”
“你的荣幸,”Loki砰地开了一罐啤酒——楼下超市搞促销,不然他也不可能买整整一打,“话说你居然还关注经济新闻。”
“我没关注啊,”Charles眨巴着水灵灵的蓝眼睛,“我就是用报纸包过书皮而已。”
“……”Loki翻了个白眼,这是他的惯用表情。

Loki的童年说复杂不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曾几何时他也是富二代中的一员,而富二代普遍分两种:一种在父母的宠爱和锦衣玉食的生活中成长,最终成为一代纨绔子弟;另一种则是在上流社会中过早地看清人情冷暖而相当早熟,长大后要么是个成功人士要么走上歪路——但即便走歪路也很成功。Loki应该算第二种,前提是他长大了还是富二代。
Loki记得自己小时候常常挨妈妈的打,但她平时很少发火,只有喝多了酒才会打他,打了他之后酒醒了再向他哭着道歉。其实Loki也没有做错什么,她没准是把对Laufey的火发到他身上了。除去喝醉时的样子,Loki印象中的妈妈是个涂着酒红色指甲和其她富婆打牌(赌钱的那种)、能摔东西和爸爸对骂的强势女人,当然她也有温柔的一面,每晚Loki都会得到一个带着浓浓酒精味的亲吻。
至于他的父亲Laufey,大部分时间Loki并不喜欢他。他不准Loki在外面随便买东西吃、不准Loki大声说话、不准Loki和任何人关系太好——“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Laufey这样说。而当父亲去出差时Loki又特别希望他赶紧回来,不然母亲就只有他这么一个出气筒了。
可想而知Loki的童年并不快乐。他上的学校自然充斥着各种有钱人家的小孩,某种意义上他们比平民小孩更蠢更难伺候,小小年纪就知道拉帮结派,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就来气,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Loki12岁那年母亲死于酒精中毒,不少Loki不认识的人都来哀悼。当然,其中有人窃窃私语着:“你看,我就知道她是这么死的。”
跟几个月后父亲被人举报坐牢比起来,Loki不知道那个对他打击更大。
当时尚且年幼的他大概听明白了“父亲被商业竞争对手举报了”、“父亲的财产是不合法的”、“父亲以后都要蹲监狱了”、“自己现在是个没人要的小孩了”。后来他被接到了一个亲戚家,没多久后又被送到另一个亲戚家——说“送”都是好听的。接下来的几年他一直像个皮球似的被踢来踢去,并转到了一所十分差劲的中学,每个同学几乎都在他背后自以为很小声地说“他爸爸是那个进了监狱的……”等等。直到16岁那一年,他因“已经有能力照顾自己了”而被“客气”地赶了出去。

“于是乎,我到了人间,”Loki以“有感情地朗读课文”一般的语气说。
“然后呢阿廖沙?”Charles津津有味地吃着爆米花,“你的大学呢?”
“不存在的,”Loki捏着啤酒罐呷了一口,“你看我这样像上得起学的人吗?”
“当时报纸上的阴谋论吹得可厉害了,什么你迟早会卷土重来为父报仇之类的,”爆米花在Charles嘴里发出恼人的咯吱声,“你就没考虑过复个仇逆个袭?”
“你当我复仇者啊,”Loki又翻了个白眼,“我爹得罪的人海了去了,我哪知道找谁去——再说了,他干的那些破事确实不合法,不过举报他的人既然有办法获取情报,那人也干净不到哪去。”
“哦,”Charles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所以你到了人间之后呢?”
“一帆风顺地活成今天这样,”Loki轻描淡写地带过了自己的血泪史,“到你了年轻人,说出你的故事。”

Charles从记事起就在孤儿院,一直待了十几个年头。瘦瘦小小的身子,白皙的皮肤和湛蓝的大眼睛使得他在想要领养孩子的大人眼中我见犹怜,但是Charles不想被领走,每次有人来收养孤儿的时候他都会躲起来。
Charles将孤儿院的老院长视作自己的老师、自己的父亲,他当然也可以称得上是孤儿院所有孩子的父亲。严格意义上讲Charles没上过学,但好在有些大哥哥大姐姐送来的旧课本,Charles在院长的指导下学得很快。看着慈祥的老院长耐心地给自己讲解知识,小Charles萌生了一个想法——长大后他想当老师。这个梦想随着年龄的增长又演变成:将来他要办一所学校,把那些因为贫穷而上不起学的孩子接过来一起学习,像一个大家庭那样。
“理想是挺远大的,”Loki点评道,“但是达成这个理想的基础是——非常有钱。”
“所以它暂时只是个人生目标啦,”Charles一副认清现实的样子。
成长到一定年龄后便没什么理由待在孤儿院了,于是Charles也来到人间历练。不同于生在一个不太利于小孩子健康成长的环境、被迫在所有人都在背后戳他脊梁骨的三流中学和一个又一个恶劣的亲戚家度过“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青春期)的Loki,Charles从小受到的良好教育使他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微笑面对一切,蓝眼睛中也总是闪着快活的光。他时不时地会回到孤儿院看看,回到他成长的地方感慨一番,并且将他挣来的钱分一些“赞助”给孤儿院。
“如此励志的故事,听起来不错,”Loki一脸“小伙子有前途”的表情,“虽然我对福利院的印象还停留在《雾都孤儿》里描写的那样。”
闲扯了几句之后,两人一起看向了无名氏。
“大哥,你倒是说句话啊?!”

关于如何处理这位仁兄,他俩其实想过很多方案。两个人对医院这一方案都持否定态度,Loki认为医院就是个烧钱的地方,而Charles坚称自己在心理学方面有所研究——其实他也就读过一两本心理学相关的书。
在接连问了“美国新上任的总统叫啥名”、“12乘4等于多少”、“大笑时喜欢摸自己or别人胸的是哪个Chris”等常识性问题都收获了一阵沉默作为回答后,Charles惋惜地摇摇头,“没救了,放弃治疗吧。”
“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问题混进去了……”
“我知道那道乘法题对你来说太难了,Loki。”
“滚!”

事实上人家只是懒得搭理他俩,看他那关爱智障的眼神就知道了。Loki和Charles曾经私下讨论过有关这位眼神凌厉的兄台之前是干什么的。
“杀手,职业杀手,”Charles信誓旦旦地说,“杀人不眨眼的那种,八百里开外一枪崩了鬼子的头……”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杀手……可有点冷啊,”Loki看向正在喝牛奶的无名氏,“你说是吧Leon(《这个杀手不太冷》男主)?”
“对了你提醒我了,”Charles猛地一拍大腿,“咱们是不是得暂时帮他想个名字?”
“不如就叫……milk?”
“从他的眼神就能判断他不喜欢这个名字。”
“谁说的,他的眼神分明在说他很喜欢milk,”Loki歪着头,“那叫Winter怎么样?一脸冷冰冰的多合适。”
“可以,凛冬将至的意思嘛,”Charles赞同地点了点头,无名氏或者Winter似乎也没表示反对。

“所以你想起点什么没有?”Loki和Charles一左一右地挨着他坐下,“别总绷着个脸像我俩欠你钱似的。”
Winter用右手揉了揉额角,他确实记得一些,有关于他失忆之前……
他的脑海中尚存汽车急刹车的刺耳声音、一群不知是什么人的七嘴八舌、仪器的滴答声和一个戴口罩的医生模样的人在说些什么。当他意识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他听见远处有什么人在说“开瓢”或者“洗脑”之类的总之令他不舒服的话,于是他立马跳下床抓起衣服翻窗跑了。结果他跑出老远,一摸外套口袋发现钱包手机都不在里面,再一看,自己攥着衣服的那只手正反着光。

“……我觉得我很可能蒙对了,”Charles一脸凝重,“你别是惹着黑道了吧?”
“那我们这算是窝藏了什么不得了的人?”与中立善良的Charles不同,Loki的眼里散发着混乱邪恶的光芒,“刺激!”
“刺激你大爷!万一警 察叔叔来抄咱家水表咱俩都是共犯!”
“所以……”Winter抽了抽嘴角,“你们就这么下结论了?我是杀手?”
“不然呢?”Loki拍了拍Winter的金属臂,“就你这样,难道还是某国王子不成?”

然后再来说说三人的收入来源。
Loki这么多年基本上在不太需要体力劳动的工作岗位转了个遍,挣得不算多但也能凑和,目前在一家叫Mjolnir的咖啡馆当“头牌”——Loki的上司Amora是这么说的,因为纵观整个店铺就他一个男服务生。
“提问!”Charles举起一只手。
“说。”
“为什么会有人给自己的店起名叫'喵喵'?”
“你问我我问谁去,”Loki翻了个大白眼,“说不定起名的那人有一颗少女心。”
“你快拉倒吧,就那个肌肉猛男还少女心呢,你工作的那地方不是神域集团旗下的嘛,”Loki看Charles的眼神仿佛在看下一个华尔街大亨,Charles解释道,“那个Odinson的脸还在和我的小学五年级数学课本亲密接触。”
“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经济报纸,”Loki微微蹙眉,“所以我算是为他工作来着?son of Odin?”
“你认识他?”
“不认识,但是他之前出柜的时候各种花边新闻都是他。”
“所以他不是有一颗少女心而是一颗基佬心咯。”

Charles的第一个梦想——当老师基本上算是实现了。有不少大学生去兼职家教都是在某条路边立个牌子,静候家长前来咨询,Charles有样学样地也去立了一个。考虑到自己没正式上过学,并且长着没什么威慑力的脸蛋,也不太敢教高中生,于是添了一句“小孩子优先”。
鉴于外出寻找家教的都是高中生的家长,Charles一开始并没太多人光临。直到后来有一位妈妈请他去教她调皮的小儿子,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Charles什么样的孩子没见过,没花多少功夫便把那孩子治得服服帖帖,至于成绩当然也进步不少。此后Charles的口碑算是立下了,在那位妈妈的宣传下不少家长找上了他,也有些家庭主妇想找他帮忙带孩子,不过Charles一一回绝了。
“为什么啊?”认为有钱赚就行的Loki表示不解,“找保姆的都是那些自己懒得带孩子、想享受贵妇时光的有钱人家的太太,出手肯定大方啊。”
“这违背了我的本心!”Charles一脸正义,“再说了,你看过《保姆日记》吗?我可不想卷到那么多破事里去。”
“所以我才讨厌有钱人……”Loki正说着,几乎是同时,Winter低低地说了一句“看过”。
“……你是真不能记点有用的。”

再说说Winter,如上所言他的记忆极不稳定,经常动不动就入定了。看着公园里有人遛狗看大半天,问他想起点什么没有,他蹦出一句“我好像记得……我养过一条金毛犬”。
“金毛都养过,你以前肯定不穷,”Loki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至于挣钱,要从某天早晨说起。
Winter似乎是准备出门,他突然扭头对Loki和Charles说,“借我十块钱。”
于是他俩一人塞了五块钱,Charles跟个老妈似的亲切地摸摸他的头(被躲开了),嘱咐道,“乖,有什么想吃的就买……”
结果晚上Winter回来的时候一人还了十块,再一看,他兜里还揣着一大把零票。在两人紧追不舍(手里还攥着十块钱)地盘问下,Winter终于松口说他去棋牌室转了一圈……
“哇,可以啊,生财有道,”Loki仔仔细细地将那十块钱揣好,“这个技能一般人还学不来呢。”
但是第二天Winter把两个人都惊着了:他这次拿着薄薄的一沓整钞回来。
“卧槽,你去抢银行都不叫上哥们儿?!”Loki像要检验真伪似的捏着一张钞票看了又看。Charles则是拧着眉头,“你不会去什么赌场了吧?”
Winter沉默一阵后点了点头,“我都是见好就收的。”他面瘫着一张脸说道。
“万一你这条胳膊其实是让什么道上的大哥大给卸了呢?!!”Charles痛心疾首地戳着金属臂上的红五星,“你看看,那人连他的logo都给你印上了——还是红星的!”
一番深入交谈后(大部分是Charles一个人在说),Winter同意了先尽量找份工作,实在没钱了再去“孤独求败”一下。虽然Loki觉得Charles纯属乱七八糟的电影看多了,但他也得承认还是让这位貌似很有背景的“杀手”安顿下来比较好。

TBC

《保姆日记》是寡姐和CE主演的电影,水蜜桃超帅超苏的啊啊啊!!(就是戏份不算太多)
先放个开头,有小天使喜欢当然是会继续更下去的……吧(喂!)
本文套路有些狗血,一如既往地狗血,嗯。
前面也说啦这半年都会很忙,不能及时回复非常抱歉!求小心心!爱你们哟!mua~

评论(30)

热度(285)